悦型格|悦己专栏:熟女卖萌 小赌怡情

2011.12.15

编辑:Lunar Lu

导读:“萌”这个词儿现在漫山遍野四处开花,动不动你就会听到人们在惊呼“哇,太萌了!”这个字眼之可爱,在于你不必考虑其文化起源的源头、诠释的含义,只一横一竖一撇看上去,就能快速把人麻倒在地。而能被人以“萌”来形容的“萌物”,都总能在某个瞬间让人心里一软,手边一抖,浑身一酥,脑海里一闪而过不夹带任何杂质的美好喜爱之情。

所以当“萌”这个词从漫画中跳出来,整个大和民族都为之倾倒了,一个不落的全民齐上阵,男女老少怪蜀黍萌个不可开交,又努力不懈的漂洋过海,终于飘到神州大地。
神州大地的大姑娘小伙子也为之颤抖了,也包括熟女和怪蜀黍……好吧,既然大和民族最萌的萌物犬俊介和猫叔,一个8岁一个9岁,分属各自种族中的中年人士,而有的中华神兽草泥马用那慢动作的甩发回眸瞬间击中你心窝时已是孩儿它奶奶,那么“卖萌”这个词,就并非小娃儿们的专利。
不过,上了岁数的熟女怎么卖萌才能不肉麻得让人咬牙切齿,不让人说您这根本就是装嗲装嫩装可爱您一把年纪了老不正经,这真是个学问。出来卖,必需讲本事啊!
我没本事支招儿,实际上能写出各种招数的,我也信不过——她自己不定卖成什么德行呢!我只能说出,熟女们卖什么样的萌,不让我讨厌。
首先,我真的不觉得卖萌是身材娇小长相幼齿的天山童姥的专属项目,而郑海霞丁当韩红等人就活该与这词儿无缘。相反无论你是多么剽悍的长相,多么集装箱的身材,多么大赤包烟酒嗓的喇劲儿,总有一刻会让人觉得你绝对胜过大S的嗔和徐若瑄的嗲。哪一刻呢,哪一刻呢?!
好吧,偶尔傻光乍现的那一刻。是谁说的来着,卖萌是愤然做不到,而装傻是愤然装作做不到。一只短腿的柯基犬死活爬不上楼梯之萌,就在于其愤然做不到。无论这个女人多么肩挑百袋粮,抬腿迈上房,乡里独一份,万事都能扛,偶然露出的坦然的无能为力,都会让我觉得,这是她的萌点啊……呃,不是事业女强人偶然流露的脆弱博同情,而是很实诚的摊手,怎么办,我真的无法弄啊无法弄。所谓百般算计不如一颗单纯的心,即是如此吧。
当然,必需是偶尔,偶尔!否则就不是卖萌了,那是卖呆,丫卖呆!
在豆瓣上看过一个帖子,一帮闲人把《出师表》翻译成日文,再由日文回翻译成中文,立刻萌了。《出师表》原文前几句是“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秋也。”翻译成日文,再由日文回翻译成中文后,变成这样了——“属下诸葛亮就要说了哦,先帝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就死了。现在天下三分,可咱们已经是遍体鳞伤了的说,这可真糟糕了呀!”
当时我就觉得……诸葛亮穿着女仆装给刘禅上表么?
同样的话两样说,依旧还是偶尔,平时看似很严肃寡味的职业女性,突然说话来两句与以往不同的表达方式,可以是幽默可以是娇嗲,总会叫我懵那么一下子,转而觉得这平时包裹在黑色套装高跟皮鞋里的身子,有了那么点柔软度。
当然,必需是偶尔,偶尔!否则就不是卖萌了,那是卖嗲,丫卖嗲!
好朋友说了,什么样的熟女卖萌不让人讨厌?这得看眼缘儿,有的人一直娇羞和装傻充愣我都不会烦她,有的人稍微脚一跺地身子一拧,我就立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了。
是啊,挑场合,看时候,分对谁的卖萌是多么重要的啊!我曾见识过一个女人无时无刻的不在卖萌,不仅让我有往她嘴里戳一个奶嘴的冲动,而且看到她跟老板面前扭啊扭啊扭,恩啊恩啊恩啊恩,然后从老板办公室里出来一嘟嘴一比V字的时候,差点脱口而出——“有奸情!!!!”
两个手指比出V字就萌了吗?有胆儿你穿越回到22年前的夏天,上北京正中间的空场上比去啊……
毕竟,吹一辈子泡泡糖是不可能的,我要是70岁了脑袋上还勒着一松紧带儿穿着肥衣服肥裤子跳街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六儿。但偶尔吹吹泡泡,闪回一下童年,有时有晌有眼力价儿的,也还算是“小赌怡情”啊。
 

您可能还喜欢看

刘雯领衔维密秀后派对 这样的小礼服美翻了

刘雯领衔维密秀后派对 这样的小礼服美翻了

经典的黑白配色才是你衣橱的必备

经典的黑白配色才是你衣橱的必备

浅粉色才是冬季必不可少的抢眼色

浅粉色才是冬季必不可少的抢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