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找一个解释》:在古代经典中找到一瓣馨香

2010.12.28

编辑:Cui chong

导读:凌性杰与吴岱颖两位高中语文教师,以高中课本中的古文篇目为中心,对应现代社会的生活经验,用人性化、生活化的视角重新诠释,并附上延伸阅读的篇目与书目,为经典古文找到与众不同的新解释,令人耳目一新、兴味盎然。

书        名:《找一个解释》
作        者: 凌性杰 吴岱颖
定        价: 25.00元
出 版 社: 天津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年11月
作者简介:凌性杰,1974年生,台湾东华大学中文系博士,现任教于台北名校建国中学。喜好在山风海雨中体会宁静与感动。曾获时报文学奖、梁实秋文学奖等。作品有《找一个解释》《海誓》《灿烂时光》《所有事物的房间》等。
吴岱颖,1976年生,现任教于台北名校建国中学。曾获时报文学奖、后山文学奖等。著有个人诗集《明朗》。
内容简介:凌性杰与吴岱颖两位高中语文教师,以高中课本中的古文篇目为中心,对应现代社会的生活经验,用人性化、生活化的视角重新诠释,并附上延伸阅读的篇目与书目,为经典古文找到与众不同的新解释,令人耳目一新、兴味盎然。
悦己抢先读:从感觉出发
徐国能
我们常常讥笑现在的年轻学生是“草莓族”,意思大约是他们外表光鲜可人,但抗压性极低,容易因为轻微的碰撞而损伤。不过据我观察,现在的大学生,对于人生发展的忧患意识似乎远在我们当年之上。他们很早就在为“未来”准备,每天忙东忙西,鉴定这个申请那个。当学生的那种快乐似乎是很淡薄的。不像我们当年,做学生时就安安心心地做学生,终日向往的是杨牧在《叶珊散文集》里的那种生活方式,实况大约就是徐志摩笔下“看天、听鸟、读书,倦了时到草绵绵处寻梦去”那样。回想起来,当时的悠游有着一个重要的背景,那就是文史科系的学生,纵使在社会上属于百无一用的书生,但是最起码可以到中学教教书,足以养活自己,有一个尊严且小康的开怀人生。学校是我们的桃花源,是可以适性而生的一块梦土。
曾几何时,“当老师”竟成为一种奢侈,即便搭上了这个已过分拥挤的班车,仍然有着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辛酸。我过去认为当老师是极喜乐的,一开始的时候是知识、技术上之传递。每见学子日起有功,如苗之抽长茁壮、欣欣荣荣,想其日后蔚然成荫,而自己也是那清凉的灌溉者之一,此生毕竟不虚,其乐足以浮一大白。为师之乐次在教学相长,学生无论贤愚,以其生命之经验、生活之感触回应师者所教,其中必有可思可悟之处,一时灵感泉涌,忽透天机,其乐正是捻花而笑的瞬间。为人师而最乐者,莫过于找到志业的传人,虽说人生营营世间无异于蝼蚁,苟求生活之安适满足便堪称成就,但我以为人人心中多少还有一分理想的执着,或许还存一丝淑世的盼望,但限于生命,那却总是每个人的未竟之渡。倘若有一修养和能力皆堪信任的后生承传了那理想的薪火,为人类文化保留了一点质量,其乐便是孟子所说“王天下而不与焉”的至乐了。
回顾我的生涯,真要感谢那些勤于付出而不计回报的老师。近年来有不少朋友怀抱着理想投入这个行业。现在的学生早慧,家长的教育程度也普遍提高,学生与家长对班级该怎么经营和书该怎么教都有自己的见解,同时面对多元社会的多元价值,老师一方面要传达某种“正确”,但亦须尊重与包容那些另类或非主流的思想言行,其中分寸的拿捏,真是需要智慧与用心。同时现下的教育政策摇摆不定,考试题目刁钻灵活,为了学生的成绩,做老师的更须煞费苦心地与时俱进,将学生训练成能征惯战的考场英雄。大家见面聊起,都是不免感叹“书是愈来愈难教了”。
当老师本来就很困难,张爱玲就曾经说过,那难处在于“又要做人,又要做戏”。在我的朋友中,有几位在中学任教是极为成功的,所谓成功,并不是得到了什么“优良教师”的奖状,而是我曾听见表现卓越的大学生,很自豪地说某某是我的高中国文老师,而我也知道在升学主义挂帅的今日,他们并不是那么在意学生在升学考试中国文科的分数有多高,而是努力让学生懂得文学、真心爱上文学,从此人生便比别人有了多一些的风景,因此他们并非得到学生的喜爱,而是得到学生的尊敬,他们从不弘扬自我,而是传递文化。近来我渐渐体会他们成功的秘诀,那就是“真诚做人,决不做戏”,我认为他们以实践,将教育工作推向了一种新的高度。
吴岱颖和凌性杰一直是我们师大国文系引以为傲的绝代双骄,他们的成绩是那样的好,教学是那样的投入,以才子、真儒而为良师,无怨无侮地将虹霓般的才情化作灌溉青秧的春雨,同时永远那样谦和地保持进步。
在他们之前,师大出身的散文名家有颜昆阳、龚鹏程、刘墉、钟恰雯等,诗人有席慕蓉、罗任玲、陈义芝、陈黎、陈大为等,另外,罗位育与陈灿都是极有名气的作家兼高中老师。岱颖和性杰先后从师大毕业,继承了光荣的传统,他们是深情而精致的诗人,是从容与深刻的散文家,也是以学问和才气,将“国文老师”这个角色诠释得非常圆满的高中老师。印象中,旧式的国文老师总有点食古不化且自命清高,用严肃的面容隐藏空虚脆弱的心,还记得夏宇的诗是这么写的:
住在小镇
当国文老师
有一个办公桌
道德式微的校园
用毛笔批改作文:
“时代的巨轮
不停地转动……”
    ——《一生》
诗中曲尽“国文老师”的老朽之悲。不过岱颖和性杰却永远充满了理想与活力,永远走在时代的前面。对“教师”一职的认知,岱颖借用了大江健三郎的话说:
所谓的老师……并不是一个知道怎么去教未知者的人,而是可以把学生心中的某种问题,重新再创造出来弄清楚,以此为工作的人。
——《孩子为什么要上学》
“把学生心中的某种问题,重新再创造出来弄清楚”绝非易事,但也是教育中最可贵的部分,尤其是中学的文学教育。除了语文的训练外,一篇作品在学生心中所形成的朦胧风景或稀薄的意象,其实是通往美与艺术的走廊,也是藉以窥探人生的幽窗。但很可借的是,许多中学的文学课程,或许碍于时间,或许因为考试的压力,一篇作品的解读往往侧重于主旨大意或语文常识及修辞技巧等,那些因为文字或情感所形成的点点滴滴,似乎是被刻意遗忘的房间,永远尘封。
在我的学习生涯中,国文课并不能激发我对文学的兴趣,因为一篇篇优美的作品,最后都变成了考卷上的关隘、成长中的绊马索,我相信大多数的人很难在国文课上找到文学的美丽与哀愁。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即使经历了了中学六年的国文课,但也很难从一首诗中找到宁静,或在一篇小说里产生想法而照见真理,也因此我们的社会对于文学总是流露出不解、淡漠、轻忽、讥嘲或敌视等不友好的态度,这使得我们的社会总是对浅薄煽情的议题特别感兴趣,对什么事情都只有一时激情而缺乏更多的深思与感动。

您可能还喜欢看

77占星:暖的东西,很难让人不喜欢

77占星:暖的东西,很难让人不喜欢

2017护照升级了!出国旅游前你得知道这些

2017护照升级了!出国旅游前你得知道这些

从剧里腻到剧外 唐嫣罗晋公开恋情!

从剧里腻到剧外 唐嫣罗晋公开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