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有奖征文:读《新闻业的怀乡病》之感---陈宁

2010.06.02

编辑:Andy

导读:《新闻业的怀想病》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一些历史上值得人们怀念的人与事,还有理性的思考方式。当我们在面对一些不足的时候,尖酸刻薄的批评和无病呻吟般的埋怨是无用的,只有冷静才能更清楚地认识自己。

有的书,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好书,比如这本。

开学之初,从图书馆“淘”到它,半个月后合上最后一页时竟有不舍之意,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在翻过每一页时都很明显地存在,这和我以前看完一本书后所有的成就感和充实感是完全不同的…….

“张季鸾1941年在密苏里新闻学院说,中国报业与外国报业不同。今天,我们在对《大公报》怀着类似美国记者对当初《纽约时报》的乡愁时,同样可以意识到这两种怀乡病的不同。”这是作者在跛里写的一段话,同时也被印在封面上。有留恋才会追忆,有失去才会怀念,这是所有人的价值判断里对逝去事物的最直接反映。新闻业,也不例外。

今天我们的新闻业可谓“蒸蒸日上”,技术含量逐渐提高,传播速度日趋加快,报业集团化……在这样的背景下,许知远开始思考当下新闻界的弊病,透过回忆,透过比较思考。顾名思义,“怀乡”正是对那些充满激情与勇气的年代的追忆。

与其说喜欢这本书的内容,倒不如说我更喜欢作者的写作手法。虽然是出于“怀念”,为了指出处在转型期的中国新闻业的“弊病”,而在作者的文字间,没有批评、讽刺和责备;取而代之的是理性的思考和发人深省的话语。书中记录了美国新闻史上一些名声赫赫的报纸和报人,并和他们的现状及今天的中国新闻业进行比较。许知远行云流水般得向我们述说着美国新闻史上的闪光点,带我们回忆着那些拓荒、开创的年代。字里行间渗透出他淡淡的感伤和无奈,正是这样娓娓道的文字来会让人无限怅然,于是,我们跟着许知远开始怀念……

作者在写亨利•鲁思的时候,笔下充满景仰。的确,这位将《时代》带到美国,像美国民众打开通向世界之窗的传奇报人有足够的理由博得所有人的尊重。作为一份启蒙式的杂志,鲁思坚持将杂志视作教育公众而非取悦公众的工具。他把各地的情况介绍给以自我为中心的美国人,向他们展示自己国家之外的大千世界。而在今天,这一理念是不可想象的,新闻越来越成为一种商品,商家的“顾客至上”信念影响着并束缚着新闻业。《时代》还是一以贯之严肃的作风,它也还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杂志,他的年度人物评选常常出乎人们意料却又合情合理,这些人物甚至会是别的新闻媒介最常追捧或议论的对象。然而,相比鲁思时代的《时代》,这份杂志显然失去了当年的魅力。特别是《时代》被华纳收购之后,许多人预言,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无庸质疑,剀瑟琳•格雷厄姆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性之一。也许我们难以想象,是这样一个女人,她的一次勇敢的点头,促成了美国新闻史上最著名丑闻一——“水门事件” 的揭发,而更难以想象,这个女人一度生活在丈夫的光环之下,被外界认为是弱女子。菲利普•格雷厄姆死后,刚刚经历丧夫之痛的她毅然决然接下了普遍不被外界看好的《华盛顿邮报》。和许多报人一样,广纳贤才是格雷厄姆成功的原因之一,然而作为发行人的她对《邮报》所做的数次决定是至关重要的。“懦弱”的她在“水门事件”的报道中表现出的勇气不能不让人改变对她的看法,长达两年的调查,政府的威胁,公众的期待,格雷厄姆几乎把整个报纸的命运都押上……当尼克松总统面临弹劾时,格雷厄姆和邮报都赢得了尊重和名声。2002年,格雷厄姆从家中楼梯跌下,传奇般地死去。《华盛顿邮报》后由其子接受,直至今天,它仍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而显然和格雷厄姆时代的邮报相去甚远。我想,作者希望我们记得的是格雷厄姆的勇气和她对编辑的尊重。

……

凭着记忆写了这么多。

《新闻业的怀想病》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一些历史上值得人们怀念的人与事,还有理性的思考方式。当我们在面对一些不足的时候,尖酸刻薄的批评和无病呻吟般的埋怨是无用的,只有冷静才能更清楚地认识自己。

看罢这些难免对我们今天的报业唉声叹气,可正像作者所说,也许这不算坏事,至少,我们还有东西可追忆……

您可能还喜欢看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还好这些电影里出现过他们身影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还好这些电影里出现过他们身影

“你的名字”同款滤镜!让你一键置身于新海诚的漫画中

“你的名字”同款滤镜!让你一键置身于新海诚的漫画中

《28岁未成年》将映 暖心毒鸡汤为你“供暖”

《28岁未成年》将映 暖心毒鸡汤为你“供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