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无爱承欢》:连载一百天的爱情纪念

2011.02.10

编辑:Cui chong

导读:她遇见他,正是莲花开落的季节。彼时,夏正盛。 当年遇见那个人,时机不对,他忘得一干二净,她却沉沦至谷底;重逢的时机也不对,他想要回儿子,而儿子却是她的所有,不得不法庭相见……总之,最不该,无爱承欢。 夜色下,谁的心,受了蛊惑?又是谁在高处,俯瞰着她走投无路?爱恨兜转,一去七年,幸好,终是岁月静好,执手相爱。

书        名:《无爱承欢》
作        者: 蓝白色
定        价: 25.00元
出 版 社: 吉林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 22010年11月
作者简介:蓝白色,姑娘一枚,文科生,业余码字的,小说、电影为心头爱,因为喜欢带有镜头感的文字,所以正在努力实现自己的一部部纸上电影。
内容简介:她遇见他,正是莲花开落的季节。彼时,夏正盛。
当年遇见那个人,时机不对,他忘得一干二净,她却沉沦至谷底;重逢的时机也不对,他想要回儿子,而儿子却是她的所有,不得不法庭相见……总之,最不该,无爱承欢。
夜色下,谁的心,受了蛊惑?又是谁在高处,俯瞰着她走投无路?
爱恨兜转,一去七年,幸好,终是岁月静好,执手相爱。

悦己抢先读:1.重遇
近日来,轰动全港的,莫过于厉氏掌权人厉仲谋争夺一名六岁男童监护权的官司。 
案子还未开庭就已闹得满城风雨。事件一头是商业帝国的王,另一头却是…… 
吴桐?何许人也?
城中各大八卦周刊、商业期刊连篇累牍地报道,媒体要挖吴桐的背景,结果此人身家白如纸,七年前未毕业时曾在厉氏实习,除此之外,她与金融大鳄厉仲谋无半点交集。
狗仔队转而想从孩子那儿下手淘八卦,厉氏公关部发公文扼令媒介朋友自制,不要去打扰孩子的生活。 
有杂志主编刀刃舔血,偷拍得几张小男孩近照,结果三日后杂志公司遭厉氏收购,新老总厉仲谋文件一签,杂志封牌停印。 
杂志最后一期的销量特别的好,封面上的小男孩粉雕玉琢,灵动非常。那可爱的模样比厉总冷酷果决的形象更讨人喜欢。 
更多媒体不愿冒险,只能静候这场世纪夺子案的开庭。
这一天,几位当事人齐聚法务办公室尝试做最后一次的调解。
记者纷纷在外蹲点,时间拖得太久,大楼外十几米宽的台阶上,坐着、蹲着、站着的都是记者,一个个架着照相机、摄像机,备好菲林,只等当事人出现。 

天气有些闷。四月,春末的阳光见不得一点忧伤。 
一抹略显纤弱的黯淡身影从大门口走了出来,数百镜头立即捕捉到,所有人一哄而上,争先恐后围上前去。 
吴桐被镁光灯逼得睁不开眼,周围都是记者,她前进不是,后退不是,问题如炸弹般一个接一个地投掷过来。 
“吴小姐你这次打官司有没有与厉仲谋……” 
“听说这次厉仲谋聘请的律师团……” 
“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和你的孩子……”
她被追问得无言以对,不禁回想起法务办公室里那个咄咄逼人的律师,还有律师身旁那个冷酷而强势凌人的男人。
她惨白着一张脸,举步维艰,外围的记者想要往前拥,巨大的麦克风越过众人头顶伸向她,连她越显急促的呼吸都收录了进去,可还是不肯放过。
就在这时,人群后起了更大的骚动—— 
厉仲谋现身了。
大部分记者弃了这边,要去围攻那边,还未近厉仲谋的身,已被数名黑衣保镖拦下,厉仲谋从众人目光中打马而过,不留半点痕迹。 
却在路过吴桐时顿住了脚步。 
她面对记者,应接不暇,没有看见他。 
他却看见了她。 
厉仲谋眉心微蹙,下一秒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就把吴桐给拽了出来。 
众记者反应不及,吴桐也只觉视线天翻地覆,再抬头,发现自己已被拥着走下台阶,横过她肩胛的手臂坚强有力,带着她一步步突出重围。 
无爱承欢
1.重遇
她忽然间就失去了力气。 
不敢偏头看,哪怕一眼。 
记者要追,保镖堵住前路,厉仲谋助理林建岳很快被记者群淹没。林笑言感谢媒体朋友的关心,但对案子依旧守口如瓶,只称一切无可奉告。 
迈巴赫就停在路边,吴桐被人摁进后座,下意识挣了挣,力气与厉仲谋比小得可笑。
厉仲谋随后上车,砰一声关上车门。车子完美加速,远离是非地。
吴桐瞟一眼后视镜,几个不死心的记者还在追着车尾一阵猛拍,她正要收回目光,视线一偏,与厉仲谋的目光相碰撞。 
他在观察她,隐秘而仔细。 
心一颤,吴桐偏头,正瞧见车子驶下交流道,她不禁拔高了声音道:“停车!” 
司机老宋最懂察言观色,闻言正要踩刹车,见厉仲谋脸上没有表情,于是也就对女士的要求置若罔闻。 
车子依旧平稳行驶,吴桐坐在那儿,一直咬着唇。
她没来得及舒一口气,低沉、淡漠如大提琴的男声在耳畔响起,“吴小姐去哪儿?送你一程。” 
吴桐心中五味杂陈,没有接话,垂着颈子。
车厢内沉默隽永,这个女人周身透着“闲人勿近”的气息。
之前关于孩子监护权的事,厉仲谋全权交由林建岳处理,偶尔几次听建岳汇报,都是在说这女人态度如何如何强硬,怎么也不肯让步。
她坚持要离开香港,并把孩子一并带走,到头来依旧没谈拢,厉仲谋不愿再耗,直接找律师行派了律师信去。
刚才在法务办公室,她依旧坚持不肯变更监护权,但是说话时始终不敢直视他。
这女人面对他,强势都丢到哪里去了?
如此矛盾……厉仲谋承认自己有些好奇。
许久,在厉仲谋几乎以为她已经妥协时,她却重新开口,“我要回公司处理些事情,厉先生你现在和我们老总关系闹得那么僵,大概不会想在我公司楼下被记者拍到的,不是吗?”
这个女人语气不卑不亢,一句话就准确切中要点。厉仲谋心下讶异,眉梢微挑,开始正视她。  
吴桐目光一顿,垂眼避开。
这个男人的目光没有温度,那目光令人胆怯,却又如同泥淖,致人深陷, 令她万劫不复。
厉仲谋却依旧凝着目光,眼瞳中有几分打量。直到捕捉到她眼中那一晃而过的黯然,他才低一低眉,思索半秒,再抬眸,“老宋,停车。” 
车子刚停稳这个女人就开了车门,也不顾车流,横穿马路到了另一边的巴士站。 
这一边,迈巴赫没有开走,而是掉了个头,停在停车格内。 
后座的厉仲谋看了一眼那个缩在队伍后等巴士的身影。收回目光,划拉出镶嵌于车中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文件。
他启动触屏功能,执着电脑笔,静静点阅翻看。 
这一端,吴桐也是静静的。她坐在那儿等巴士,懊恼浸染眉心眼角。 
她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上个月二十七号是童童生日,吴桐那几天一直在加班,没办法陪他。
童童为此几天没笑过,吴桐答应有时间一定带他去迪斯尼玩一趟,他才稍微开心些。 
整个月吴桐都在忙碌中度过,她准备离开TC,月初就递了辞呈,余下的三个月,手头的客户和项目必须全部交接完毕。吴宇的公司出了问题,她这个做妹妹的再不回去帮忙,实在说不过去。听说她要回南京,最开心的要数母亲,多年来女儿和宝贝外孙在外生活,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现在只盼吴桐快点办妥离职手续。
吴桐却总犯难,“爸他……”
“你爸也是心疼外孙,才会去在乎那些闲言闲语。他就脾气倔了点,没事儿,妈和你哥都会劝他的。”
吴桐这才放下一半心来,专心处理手头的业务。
分身乏术,她不得不请菲佣照顾童童,偏偏儿子从小一直十分黏她,对露丝玛丽左看右看,就是不满意。
好友顾思琪的越洋电话几乎成了吴桐的专属抱怨时间,她懊恼着不知该怎么教下属,怎么教儿子。思琪却直夸童童好样的,心里除了他妈咪不会再有别人。
“童童这么做也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这孩子从小心思就特别多,你这个做妈的又不是不知道。”
吴桐听她这么说,心尖不知不觉柔软起来。是啊!她有个这么任性又只黏她的儿子,工作再忙又如何?
值得。

您可能还喜欢看

梁朝伟李宇春加入《捉妖记2》组豪华“捉妖天团”

梁朝伟李宇春加入《捉妖记2》组豪华“捉妖天团”

《雪暴》热拍 张震倪妮廖凡零下30度飚戏

《雪暴》热拍 张震倪妮廖凡零下30度飚戏

给书店控:走进中国最美的书店 – 扬州「钟书阁」

给书店控:走进中国最美的书店 – 扬州「钟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