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还想遇到我吗》:用心把爱情中的付出包装成礼物

2011.02.25

编辑:Cui chong

导读:我们都可能踩到爱情的大便,脱身需要时机,更需要面对与承认的勇气,放下讨价还价的执着。为爱人付出一切、甚至放弃一切,是令人动容的美好心意。爱情不该算计,本来就应该无私,但别忘了用心把付出包装成礼物,让对方知道它的价值,爱情才能在彼此的感恩中茁壮。深谙衣物淘汰学的女人们,别再追究爱人为甚么弃旧逐新了,问自己如何成为永远的经典款吧!

书        名:《还想遇到我吗》
作        者: 邓惠文
定        价: 30.00元
出 版 社: 漓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1年01月
作者简介:邓惠文,台湾畅销爱情心理作家,亚洲疗愈系新天后,兼具理性与感性的双重特质,擅长以温柔但坚定的文字抚慰人心。同时也是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位明星级的心理医师,曾担任《康熙来了》、《大学生了没》、《非关命运》、《新闻挖挖哇》等节目嘉宾。
曾任:台大医院精神科总医师、市立万芳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
台北医学院医学系毕业
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研究所硕士
英国塔维史托克中心(Tavistock and Portman clinic)进修
英国塔维史托克婚姻关系中心(The Tavistock center for couple relationships)进修
研究领域:心身医学、心理治疗、医学人文、性别与社会
目前从事医疗、写作、教育演讲、电视及广播媒体、心理成长课程。
内容简介:即使拥有专业的心理医师背景,但是在面对爱情时的感受其实都是一样的,从《寂寞收据》的主题“失落”到本书的“取舍”,作者邓惠文医师在本书以更生活化的笔触、更中肯的观察见解,让读者从中思考关于爱情、婚姻关系,关于男人与女人,以及现代女性的蜕变与成长。借由一句句细密恳切的心情文字,不仅疗愈你我的心灵,更期待我们能与完整的自己重新相遇。
悦己抢先读:推荐序
最温柔的相遇
“问世间,情为何物”,自古以来,这个世纪之问,就一直缠绕着许多为情所困的烦恼灵魂,没有解答。感情是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一环,可是很多人却陷在苦楚忧虑的迷宫中走不出来,为情所困,黑暗中摸索,颠沛流离,狭窄的险路,随时有可能跌入深深的迷津。
邓医师的散文就像是漆黑中的一盏明灯,专业,理性,思路明晰,文笔优美,不愠不火,和缓地轻轻指点出问题的症结,可是口吻又那么的温柔,真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坊间有无数两性散文跟教战手册,我很少对这种类型的文字感兴趣,感情于我,是非常私人的事情,遇到问题,只在自己肚子里面做文章,苦苦忍耐,努力思考,并不接纳所谓专家的建议。可是,我会很愿意听听邓医师怎么说。
去SPA的时候,很喜欢里面播放的自然音乐。浪涛、雨声或是溪涧淙淙的水声,偶然传来的啁啾鸟鸣,使得气氛更加宁谧幽静,轻柔的音乐安抚烦躁的心灵,情绪渐渐沉淀,火气全消。
阅读邓医师的两性散文,也给我相同的感受,深谷幽林中,温柔的小溪涧淙淙流过,给忧烦的心情带来一丝清凉。
《还想遇到我吗》,邓惠文医师的新书,如果你还没有遇到你心目中的那个人,要看这本书。如果你已经遇到你心目中的那个人,更要看这本书。
我跟邓医师的新书,共度了今年最温柔的相遇。
草莓图腾
作者序
从失落到取舍
每次出一本书,都像整理一段思考的历程,作上标记,归类归位,之后空出一些脑袋和情感的空间,容纳更多新的体验。如果说上一本书——《寂寞收据》的主题是“失落”,在承受、忍受、接受失落后还能继续去爱,那么《还想遇到我吗》的主题应该是“取舍”,为了保全最珍贵的理念而放弃其他部分的能力。
例如,在极端的时候为了保全最后一点自我而切断与人的联结。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有时抛弃比被抛弃还要困难。
又如,为了保有自由逐梦的可能,毁坏已经构筑的基础,回到零的起点,重新出走。乍听之下只是自我的抉择,并未影响他人,但试想为了出走而毁坏的架构如果是与别人共有的,例如爱情、婚姻、共同的事业,而另一个人并不想归零,怎么办呢?想要云游就辞掉工作的人,想要恋爱就出轨的人,如何允许自己冒险又不伤害共同体中的其他人呢?
不忍心伤害别人是一种善良,但有些时刻,在别人与自我之间,终究得伤害一个。当彼此的存在互相抵触时,因为不愿伤害别人、无法取舍,最后可能濒临自我的消失。这类经历较少被触及与讨论,或许是因为不安吧?不管爱带来什么痛苦,只要确认是对方造成的,就觉得自己很坦然。但相反的,要承认自己造成别人的痛苦,在自我与他人之间选择维护自我,是很困难的。
看起来失落是被动的,取舍是主动的。爱情结局中的失落者面临自己是否不值得被爱的疑虑,取舍者则承担自私、残忍、破坏的罪名。真的是这样吗?
爱情、婚姻,任何亲密的关系都是一个互动的系统,当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排除累积的内在压力,需要发生变化时,看起来总像其中一个人无情,另一个痴情。一个人叛逃,另一个追捕。一个贪婪,一个正直。一个聪明,一个愚傻。但事实并非如此。相对的两种角色之间,哪一个比较轻松,哪一个比较痛苦,不足为外人道。
照着习惯的标签认知事物——背叛就是过错,抛弃就是忘恩,守候就是付出,显然比挖掘内心纠结或探索深层原因来得容易。但停留在这样的阶段就永远无法了解自己,也无法了解别人。
人的内心不只有一个自我,或者说,除了最主要的那个“我”以外,还有许多被潜意识割裂的部分,那是自己不喜欢或害怕的部分。把不愿正视的部分切落,向外投射到别人身上,让别人扮演自己讨厌的角色,然后可以轻蔑、指责、抗议别人,借由这样的过程,攻击自己讨厌的东西,确保自己已经跟它们无关,遥远得很安全。这是克莱因学派客体关系理论的核心。其实没有人不曾如此,但明白自己如此的却很少。
从失落到取舍,从无奈地被人影响到检视自己对别人的影响,我觉得这次的故事充满扎手而容易被人丢弃或搁置的“自我概念”的碎片。期待我们都能与完整的自己重新相遇。
                                                                                                                邓惠文 2010. 4. 21

您可能还喜欢看

在冬天 做一道热情的东南亚炒饭

在冬天 做一道热情的东南亚炒饭

刘震云与女儿刘雨霖开聊!最时髦,不是外在是思想

刘震云与女儿刘雨霖开聊!最时髦,不是外在是思想

想见《你的名字》里的“梦幻蓝” 到这些地方去!

想见《你的名字》里的“梦幻蓝” 到这些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