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为欧文?米尼祈祷》:美国最重要的幽默作家

2011.02.11

编辑:Cui chong

导读:欧文是一个很难定性的作家,即便看了他很多本小说,也无法归纳出这个作家的特点,他不会循规蹈矩地讲故事,但是却还是会在不同的小说里使用很多让你觉得眼熟的要素,这些特殊的要素会让人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欧文的小说,但结局总是出人意料,你永远都猜不到下一步会如何发展。对欧文的溢美之词不用多说,作为美国主流文学的代表人物,欧文创作了大批杰出而且经典的作品。像村上春树、张大春等国内外的小说名家都是他的粉丝。他以各种方式继承狄更斯的叙事传统,同时又与时俱进,在小说的构造中增减很多时兴的东西,他精心地着力于故事的布局,在人物的塑造和情节的推动上也有精巧的设计,给人与众不同的感觉。更何况,欧文的小说读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困难,因为语言诙谐、情节生动,多部作品已经被改编成为电影,热映银幕的同时也不难看出小说的精彩。

书        名:《为欧文•米尼祈祷》
作        者: [美]约翰•欧文
译        者: 麦倩宜
定        价:45.00元
出 版 社: 文化艺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1年01月
作者简介:约翰•欧文(John Irving),被美国文坛泰斗冯内古特喻为“美国最重要的幽默作家”,是当代最知名的小说家之一,他作品中所呈现的高超的说故事技巧与优美的文学性,使人们常将他与狄更斯和J. D. 塞林格等重量级小说家相提并论。他的小说不仅赢得书评界的一致推崇,而且叫好又叫座,是西方最畅销的小说家之一。
内容简介:欧文•米尼先天不足,出奇矮小,身高不满150公分,却资质过人。人小志气高的他,满腔打抱不平的热忱与理想,自认“在命运的安排下”负有济弱扶倾的重大责任,注定须执行上帝“托梦”指派他的救人使命。
他最好的朋友约翰是镇上最富人家的私生子,可是在少棒联盟赛中他却打死了约翰的母亲。
他们俩一个是侏儒,一个是私生子,在传统保守的小镇上互相扶持,共同度过了欢笑与泪水交织的岁月,成为生死之交。
信仰坚定的欧文在经历了一连串极不寻常、惊悚离奇的事件之后,以勇气和行动证明了奇迹的存在,也让约翰重拾对信仰的坚持,祈祷上帝让欧文回来。
悦己抢先读:01 一记坏球
我注定要记得一个破锣嗓子的男孩,倒不是因为他的声音,也并非因为他是我所认识个头最小的人,甚至不是因为他是造成我妈死亡的罪魁祸首,而是因为他是使我信仰上帝的原因。欧文•米尼使我成为一名基督徒。我从未表示要奉行基督教义度日,或与基督同在,更不可能为基督而活,如同我听到某些狂热的教徒所宣称的那样。我对圣经《旧约》的了解并不很透彻;至于《新约》,从我开始上主日学后便不曾读过,除了当我走进教堂时听到的大声朗诵的几个章节。我对出现在祈祷书上的圣经经文比较熟稔,我经常读祈祷书,只有在宗教节日我才读圣经——因为祈祷书有条理多了。
我一向固定时间上教堂,也曾是基督教公理会 的信徒——我是在公理会教堂受洗的,在参加了好几年主教制 教会的团契之后(同时我也是主教制教会的教友),我对自己的宗教信仰变得相当模糊:我在十几岁时参加过一个非教派的教会;后来我又成为圣公会 教徒,而加拿大的圣公会教会一直是我的教会——自从我大约二十年前离开美国,一直到现在。其实,身为圣公会教徒和主教制教徒有许多相似之处——相似得让身为圣公会信徒的我,偶尔会怀疑自己是否再度成为主教制教会信徒。总而言之,我离开了公理会和主教制教会,也从此永远离开我的家乡。
我死后,打算葬在新罕布什尔州——葬在我妈的身旁——但是,在我的躯体试图潜入美国海关而遭受侮辱之前,圣公会教会将执行必要的礼拜仪式。我从“葬礼仪程”中所选出的经文是完全传统的,可以在《祈祷书》里找到,我要他们念出来——不要用唱的方式。我认识的人几乎都对约翰福音的章节很熟悉,一开始是“……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接着是“……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而我一向很欣赏提摩太前书章节中坦白的叙述,像是“……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所以当然也不能带什么走。”这是引据圣经的圣公会崇拜,会让我以前的公理会教友们坐立不安的崇拜。我现在是圣公会信徒,到死的时候仍然是,不过我偶尔不去主日崇拜;我不会自称特别虔诚;但是我拥有踏遍教堂的信念——必须每个周末坚持不懈。我的信仰全归功于欧文•米尼——一个和我一起长大的男孩。是欧文让我成为一个信徒。
*
上主日学时,我们养成了捉弄欧文•米尼为乐的习惯,他实在很矮小,不但坐在椅子上双脚不能着地——甚至他的膝盖还够不到椅子的边缘;所以他的双腿便直直往前伸出去,就像洋娃娃的腿;欧文仿佛天生就没有关节。
欧文实在太瘦小了,我们喜欢把他抬起来;老实说,我们忍不住要这么做。他的身体好轻,我们觉得这简直是个奇迹。还有一件很不协调的事,因为欧文出身于做花岗岩生意的家庭。米尼花岗岩采石场地方很大,用来切割和炸开花岗岩厚片的设备看上去既笨重又危险;而花岗岩本身就是一种粗犷又厚实的岩石。但是欧文身上唯一能感觉出花岗岩采石场味道的,就是他一身粒状的石粉。每当我们将他高高举起时,他的衣服就会抖落出灰色的石粉。他的肤色像灰白的墓碑,阳光穿透他的皮肤,也从皮肤反射出珍珠般的光彩,所以有时候他就像个透明人似的——尤其是他的太阳穴,看得见皮肤里的蓝色静脉(好像除了他的特小身材之外,这也证明他是个早产儿)。
他的声带还没完全发育,不然就是被他家族事业的石灰给毁了。或许他的咽喉受过伤,或是气管受损;或者他的喉咙曾经被大块的花岗岩砸到。总之,他要是想让大家听到他的声音,就得打从鼻孔里高声嘶喊。

您可能还喜欢看

《28岁未成年》路演 倪妮上演“重返17”时装秀

《28岁未成年》路演 倪妮上演“重返17”时装秀

别人都在评十佳 它却评十烂!这份榜单你认同吗?

别人都在评十佳 它却评十烂!这份榜单你认同吗?

国家地理评选出 2016年度最佳摄影作品

国家地理评选出 2016年度最佳摄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