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先读为快:《阅读的女人危险》

2010.04.26

编辑:Andy

导读:阅读的女人为何危险?对男人危险还是对自己危险?女人为什么要阅读?女人读什么书?世俗与男人如何影响了女性的阅读?让我们随着作者的优美文字,借由精美的图画,一起进入女性的阅读世界。

书    名:《阅读的女人危险》
作    者:[德国]斯特凡•博尔曼
译    者:周全
出 版 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4月23日

作者简介:
斯特凡•博尔曼(Stefan Bollman)
出生于1958年,德国文学、戏剧、历史及哲学专业,以托马斯•曼为论文主题获得博士学位。除《阅读的女人危险》,博尔曼还编著有《写作的女人危险》、《为何阅读是快乐的》、《女人的情书》等畅销图文书。她目前定居在慕尼黑,从事教职与写作。

译者简介:
周全
1955年出生于台北市,台大历史系毕业、德国哥丁根(Göttingen)大学西洋史硕士及博士候选人,通六国语言。译者旅居欧美二十年,先后担任德国高中及大学教师、俄罗斯高科技公司总经理、美国及巴哈马高科技公司行销总经理,现为自由职业者,从事撰著及历史书籍翻译,并为《左岸电子报》撰写专栏。译作有《白玫瑰 一九四三》、《德艺百年特展》(台北故宫)、《一个德国人的故事:哈夫纳1914-1933回忆录》、《破解希特勒》、《趣味横生的时光》、《金钱的历史》、《从俾斯麦到希特勒》等,曾参与Discovery频道《科学新疆界:俄国里海水怪》节目制作。

悦己抢先读

内容简介:
本书图文并茂,编排与印制都非常精美。作者从全世界的美术馆、博物馆及私人收藏者搜集近百幅表现女性阅读的绘画、素描和摄影作品,用优美流畅的语言解说13到21世纪女性的阅读史,让读者轻松愉悦地进入女性的阅读世界。

正文之前是德国最著名的读书类节目主持人、女作家埃尔克•海邓艾希的长文,向读者生动活泼地讲解女性在“阅读史”的“悲惨”遭遇。主文《阅读的女人危险》提领全书,见解独到,让读者从不同的角度体会女性阅读的乐趣,以及女性阅读与男性阅读的不同之处。

阅读的女人为何危险?对男人危险还是对自己危险?女人为什么要阅读?女人读什么书?世俗与男人如何影响了女性的阅读?让我们随着作者的优美文字,借由精美的图画,一起进入女性的阅读世界。

序:一群小苍蝇!(埃尔克•海邓艾希论妇女阅读过度之危险)
女性在历史上是被动的读者,就仿佛一群小苍蝇飞进了由文字织成的蛛网里面,她们曾经只是观众而已。”杜布拉芙卡•乌格雷希奇在她《谢谢不读书的人》一书当中写下了这句话。

只是“曾经”而已吗?我们依旧如此!我们仍不断飞入由故事编织而成的蛛网,精神振奋、理智清醒、对文字中的热情满怀渴望。在我们身边却是一群枯燥乏味的男性,以致我们必须逼迫他们,开口向他们说道:“现在你也该读读书了吧!”唯有当别人向我们写出文情并茂的情书时,我们才会坠入情网;爱情就活在字里行间,它是可以写出来的──写出来的伟大爱情。无论是爱情与恐惧,还是生老病死,文字的密网当中都找得到我们所需的任何事物,而且我们心甘情愿让自己被网罗进去。

在异端宗教审判时代的柴火堆中,主要就是妇女和书籍被烧死、被焚毁。相形之下,成为牺牲者的男性只占了极少的比例。反之,能读会写、拥有若干知识的女性,以及记载这些知识的书籍却非常危险,必须加以铲除!男性往往瞧不起白纸黑字写下来的文字──政治人物、独裁者、统治者、警察与官吏皆不例外。女性则或许只能偶尔像抓起一把葱花或拎起一条鱼那般,在报纸的某页发表一些诗文。但这些现象其实都不打紧,杜布拉芙卡•乌格雷希奇即曾问道:“如果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拿来做比较,它们又算得上什么呢?”

有谁晓得秦始皇究竟是何许人也?不过,一个读书的女人有办法查出任何信息,她很快就可以晓得:“秦始皇生于公元前259年,卒于公元前210年,以武力首度统一了中国。”接着,焚书坑儒的措施立即跃然于她的眼前(女性也被烧了吗?)。其中的原因正在于:足以令各个大一统国家觉得难以忍受的人物,就是爱读书的国民。读书的人会东想西想,东想西想的人会有自己的意见,有自己意见的人会偏离路线,偏离路线的人便是寇仇。整件事情解释起来竟然如此轻而易举。

现在您已经看出来为何书籍受到痛恨和畏惧了吗?因为它们呈现出生命的完整面貌及其脸上的坑坑洞洞。然而市井小民想要的东西却是用蜡制成的脸孔,上面没有毛孔、没有毛发、没有表情。

以上文字摘自雷•布雷德伯利1953年出版的科幻小说《华氏451》──它后来被法国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拍成了电影。那部小说描绘出来的世界之中,消防队不再灭火,反倒四处纵火,所进行的工作就是焚书。凡拥有或阅读书籍之人即为头号国家公敌,往往无须多加洞烛(!)便跟着书籍一同被烧毁。消防队长毕缇曾向属下一位暗地里钟情于阅读,名叫蒙泰戈的消防员宣示:“隔壁家中的书籍就像是一把子弹已经上膛的枪支。赶快把它毁了!必须把子弹退膛,破除人们精神上的武装。”

这禁不住教人联想起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遭遇:他们可以把那个人毁了、把他的诗作烧掉,可是他的妻子娜杰日达早已把一切都背诵得滚瓜烂熟,于是将其作品重新记载下来加以保存──流传给我们。对于本身不从事写作、纯为读者的女性而言,这就是女人在文学上所扮演的角色:她们把宝物藏妥,以便将之为我们保存下来,只不过其间不时会出现爱情方面的困扰。一谈起爱情,我只得一边叹息一边承认,它强有力的程度总是凌驾于文学之上。毕竟文学作品里面的爱情比起实际生活当中的爱情可要美丽多了。至少文学作品里面的爱情可以不时为我们提供幻想空间。

《第四十一个》是一个叫拉夫列尼约夫的俄国人所撰写的小说。它初版于1924年,称得上是早期苏维埃文学之代表作。书中的女主角玛柳特卡为红军女战士和狙击手。当她出没于土耳其斯坦的时候,遇见了一名白卫军军官。此人本来应当成为她的第四十一号牺牲品,可是她未能命中目标,反而只是把他俘虏过来,并且爱上了他。最后,玛柳特卡的阶级意识当然取得了胜利(我们又面对一个大一统国家!),白卫军军官还是被她一枪打死。只不过处决之前发生了一段令人诧异的插曲:军官想要吸烟,可是他的卷烟纸已经告罄。刚好玛柳特卡身边有一本写满自撰诗作的小笔记簿。这原本是她珍惜不已的宝物,此际她却把笔记簿的纸张一页接着一页撕了下来。白卫军军官把烟草卷进去以后,整部诗篇化为缕缕轻烟,直到最后一行诗也燃尽为止。

如果对换角色的话,这种事件还会有任何发生的可能性吗?当然不会。上述的故事涵盖了两个层面:女性看待自己创造力的方式,以及男性看待女性创造力的方式。倘若那是军官自己的诗篇,他即使在死亡以后恐怕还会把诗集牢牢抱在胸前,而玛柳特卡只得自己想办法来解决难题了……

可惜我们就是这副模样:我们乐于分享、乐于施舍,用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事物去供养拙夫们。那些凡夫俗子虽然心知肚明,却为此而憎恨我们。男人畏惧读书的女人。我们只需要看看本书封面的画作,便不难明了男人讨厌女人读书的种种理由了。画中坐着一位意志坚强的女子。她阅读完毕以后,刚刚放下手中的书籍。不过其脑海中还萦绕着不久之前读到的字句和概念。她所读的书是三本黄颜色的法国古典文学名著──那是伏尔泰的作品吗?或许她读的是《老实人》,现在仍然反复思索咀嚼,应当如何看待一种得出结论如下的哲学:“我们只能耕种自己的田园”?她还不打算那么委屈自己,假如有谁要求她采取此种做法的话,免不了会领教那把白色阳伞的厉害。至少从外观上看来,她冰雪聪明,有办法体会整句话中的冷嘲热讽。于是她心生一念:“难道我们可以如此轻易被操弄于股掌之间,只能耕种自己的田园吗?你们等着瞧吧!”她的脸上依然流露思考的神情,她的手部则已展现出坚定的意志,而她整体的姿态就是:蓄势待发。

关注悦己SELF美妆,给你最新最好玩的美容资讯

您可能还喜欢看

《将夜》剧照 郑少秋童瑶霸气亮相

《将夜》剧照 郑少秋童瑶霸气亮相

《爱上你治愈我》剧照 窦骁苗苗治愈来袭

《爱上你治愈我》剧照 窦骁苗苗治愈来袭

《三国机密》剧照 马天宇韩东君坚守乱世

《三国机密》剧照 马天宇韩东君坚守乱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