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北京娃娃》:叛逆天才与“问题”少女的青春告白

2010.06.28

编辑:Cui chong

导读:《北京娃娃》(Beijing Doll)是中国80后知名作家春树的代表作品,被称为中国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残酷青春小说”。这本书写的是北京女孩林嘉芙从14岁到18岁之间的事情,包括从考上职高,到令人窒息的校园生活,第一次的休学,到杂志社打工,与男朋友之间的复杂情感经历等等。

书名:《北京娃娃》               
作者:春树
出版时间:2010年6月
定价:23.80元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                           
内容简介:
《北京娃娃》(Beijing Doll)是中国80后知名作家春树的代表作品,被称为中国第一部严格意义上的“残酷青春小说”。这本书写的是北京女孩林嘉芙从14岁到18岁之间的事情,包括从考上职高,到令人窒息的校园生活,第一次的休学,到杂志社打工,与男朋友之间的复杂情感经历等等。作者以早熟而敏感的笔法描写了作为新人类的一代人在理想、情感、欲望以及成人世界之间奔突、呼告甚至绝望的历程,展示叛逆一代的青春伤口,反映出对社会、家庭、学校和爱情的审视。
作者介绍:
春树,女,1983年出生,现居北京。已出版小说《北京娃娃》《长达半天的欢乐》《2条命——世界上狂野的少年们》《红孩子》和个人诗集《激情万丈》等。主编《80后诗选》。2004年2月获得“第五届网络金手指网络文化先锋奖”。凭借《北京娃娃》,她在2004年2月成为登上美国《Time》杂志封面上的第一位中国作家,美国人称她为“新激进分子”。 她的作品凝聚着一个年轻群体对我们生活的社会的疑问与思考。
悦己抢先读:
1. 青春的舞步
我的初三是甜蜜的、红色的、破碎的、莫名其妙又昏头昏脑,非常具有戏剧色彩。我有许多专属于初三那年的朋友,过了初三,他(她)们就统统不见了。他(她)们只属于我那永远长不大的初三。
B5:
见信佳!
我们中考结束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打电话时,窗外是绿色的树,夕阳射在上面,金子般好看。以为不会再给你写信,因为我丢了地址,可昨天收拾屋子时,居然又找了出来。有缘自会再相见。
我活在自己的迷茫里,活在走向答案的漫长的路上。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祝你快乐。
知名不具
1998年6月27日
B5是我认识的一个心理咨询员。在我们没有见过面的一段时间里,他迷恋我和我们家楼上另外一个和我同一个年级的女生小洁,叫我们“双胞胎小天使”。我们每天都打电话,有时候我和小洁一起打电话给他,他就一直笑。后来我们见过面后我就再也不喜欢他了,转而爱上另一个心理咨询员A26。我和他在北师大附近的一座小公园里见过面。他自我介绍:“才子加流氓”。他说他来者不拒。“你来吗?”我们呆了几个钟头就离开了。他没请我吃午饭也没有送我回家,可我记得他身上的香水味道。那天后来下起了小雨,我在等他的时候喝着统一冰红茶,他看着我说:“你的眼睛很好看,符合我的审美,还有你的手,也很漂亮,可惜你在喝水,我不知道你的嘴唇是什么样子。”后来他问我看没看过《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我说没有,我看过的电影很少的。他说那才是真正的爱情,你没看过就不要跟我谈爱情。你没有资格谈爱情。考完试以后我们见了一次面。他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我不由自主发抖,我想他一定发现了。和他在一起我自卑。我讨厌自己没看过他说的电影,我没有衣服没有鞋,没有气质。我把我们的感情弄得面目全非混浊不堪。我不能容忍一个人,在追求欲望、金钱的同时还唱着罗大佑的《恋曲1990》,这永远是对美丽的亵渎。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我和A26的认识和B5如出一辙。那仿佛是一个春天。正是北京刮风的季节。天很清。他是历史系的大二学生,我们是通过电话认识的。那时正是初三的下半学期,最让我沮丧的一个问题是到底报职高还是普高。职高没法上北大,可一想起还要过三年苍白紧张的生活,我就宁愿死了算了。这个问题是那么严峻,它天天缠着我,好像不赶快解决我就要死了。我甚至没有心情写作业。我讨厌学校,讨厌我的那个聪明的、不感性的班主任。而我更多的不知所措,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令我害怕。我知道他才不会烦这些,他的气定神闲完全可以俯视我。
在匆忙迎接中考的前几个月,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每星期和他在电话中聊半个小时,我常常在傍晚呼他,那时看得到金色的夕阳和翠绿的树,我们的谈话是那么谨慎华丽,像活在神话世界里,没有一切,只有艺术、秩序、美丽。这种虚无缥缈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他告诉了我他的呼机,我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知道他的姓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也许只有在做心理咨询员的短短几个小时,他的心才是沉静、不被打扰的。所以我不愿意多给他打电话,害怕他暴露出生活的局促和无奈。我只愿意有感觉轻松悠闲的谈话。这些,他肯定都明白,他那么聪明。
每次打电话总是我主动说“再见”然后挂断。他至多“嗯”一声。我问他:“你不说再见是一种习惯吗?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奇怪,从未有人留意过这些。我不说再见是因为在我的理解中再见就是再也不见了。”
四月份,我为了他而参加北师大二附中的文科班的提前招生考试。但我没有过。我和小水一起参加的,她过了,我没有过。我的数学太烂了。北师大二附中与北师大仅一街相隔,有非常美丽的月季花和树。那天我穿着白裙子,慢慢地走在北师大的校园里,想着这个地方蓝草(我把A26叫做蓝草)曾经经过,曾经生活过,就感到一丝满足了的温暖和惆怅。
我开始经常呼他。他是我整个初三惟一的亮点,我惟一的安慰,我不能失去他,我不能听不到他的声音。他在图书馆匆匆给我回电话,没说几句就挂了。
他总是想要见面。我总是不同意。后来有一天我终于同意了。那天我拼命在找合适我穿的衣裳。整整初三一年我都没买过一件新衣服。我还胖了,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我害怕他讨厌我这个样子。我到邻居家借衣服去,左试右试,把那些白裙子,花裙子,蓝牛仔裤,黑牛仔裤一件件地往身上套。到后来我晕了头了,和他约的七点半见我七点二十才出门。我穿的是一条最不适合我的一条咖啡色裤子,当时我简直已经晕了头了。我坐车坐到积水潭站,始终不敢靠近车站口,只是到每一个地铁站口远远看着。低着头听许巍的歌。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我开始给他家里打电话。他爸接的,说他已经睡了。
第二天,我开始不停地拨打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我想告诉他我爱他,我要他不要离开我,不要生我的气。我只是一个小女孩,我喜欢他可又说不出口,我要满足他所有的要求如果他对我有要求的话。但那天电话一直没有人接。那天我从早到晚做的惟一一件事就是打传呼和不停地哭泣。他把我弄得失魂落魄,急于向他解释那天的迟到和所有想说的话。有好几次我听到电话铃在响,当我疯狂地冲向客厅,却发现那只是我的幻觉。
我找出以前他给我的地址给他写信,还夹照片,我很少照相的,除了小时候照过的,我只有几张照片,全寄给他了。后来才知道他没收到我的信,我的信丢了。像所有最重要的东西一样不知道丢在哪里了。蓝草,北师大在我心中曾经是渺小的,但自从认识了你,就多了一份高贵感!
一个星期后消失了的蓝草出现了。我在吃饭时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再次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时我甚至感到一点陌生。他用我已经陌生了的语气质问我星期五干什么去了。
“上学啊。”
“不对,如果说那天你没去我生气了……”
“我去了。”
“……那我又会生气的。也许你去了。我那天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你都不在,如果今天我给你打电话你再不在,那么管他什么A26,什么蓝草,统统……消失。”

关注悦己SELF美妆,给你最新最好玩的美容资讯

您可能还喜欢看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刘畅黄觉演绎热血青春

《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刘畅黄觉演绎热血青春

高爽帅气演绎森林系暖男与猫互动

高爽帅气演绎森林系暖男与猫互动

《爱在星空下》海报 贾乃亮陈意涵解密娱乐圈

《爱在星空下》海报 贾乃亮陈意涵解密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