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有奖征文:《倾城之恋》,关于战争年代的剩女故事---李芹

2010.05.20

编辑:Andy

导读:“今天的被剩下,谁来接管?执着于爱情,往往伤得最惨;爱得最深,往往恨得最切;得到的,如果注定要失去,爱情,如果只能是孤注一掷,被剩下还要追情逐爱,如果注定是拿为数不多的青春赌明天……”

佛说:世间轮回川流不息,无有恒常!

兵荒马乱的封建年代,女人离个婚是万劫不复、遭人唾弃、活该插根稻草游街示众,捆绑了浸猪笼的份,幸运如遗老世家的白流苏这种,不受酷刑,也当一生孤灯终老,谁想到这个面容清癯,放在人堆里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人,还能在残留了一点点青春姿色的光景里,找到钻石王老五范柳原这种高等货色。

不能不感叹,爱情这个东西,实在是件百转千回的事。如文末所说:“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

也许就因为要成全这两个凡夫俗子,两个不算健康,只有庸俗的两介草民,一个拜金,一个好色,香港陷落了。环境的起落造就了他们单薄的相依为命。

可他偏偏挑中她,她偏偏遇到他。

自有命中注定!

时光荏苒,两个人在硝烟散去的断城墙下,回忆起往昔,一瞬间,两个自私的人,好像身上有了光,他说“鬼使神差地,我们倒真的恋爱起来了”。

流离失所的年代,容不下贪财好色的人,却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相濡以沫,原来才是爱的归属。

流苏老了,典型的剩女,有幸遇到一个人,来接管她的下半生。

今天的被剩下,谁来接管?执着于爱情,往往伤得最惨;爱得最深,往往恨得最切;得到的,如果注定要失去,爱情,如果只能是孤注一掷,被剩下还要追情逐爱,如果注定是拿为数不多的青春赌明天……

剩女的背影坚强,一个转身,却是泪流满面。

那么,不如看看白流苏,不计较了,不苛求了,只顺其自然,图个安稳幸福,转身、回头、一粒涙挂在腮边,像预设好,爱情,忽然出现在灯火阑珊边。

附:作者张爱玲,这个爱说是非的女孤子的爱情宣言
张爱玲是个会说是非的女孤子。

这话是贾平凹说的。他还说,听她说话是件顶有趣的事,一般会怀“想听又想离开”的心情,听得人心里发痒,搔不出来,尽是闷骚的疼痛。

所以有心听她说说爱情的事。

她爱上胡兰成,送他照片,背面题了字,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里是欢喜的,又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她热恋胡兰成,两个人关在屋子里说情话,她对他说:“你这个人啊,我恨不得把你包包好,像个香袋儿,密密的针线缝缝好,放入衣箱藏好,不但是为相守,也是为疼惜不已。”后来他们秘密结婚,她在婚书上写道:“胡兰成与张爱玲签定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婚后的她深深依恋他,给他写信:“哪时你变姓名,可叫张牵,可叫张招,天涯海角有我在牵你招你。”再后来胡兰成朝三暮四,心猿意马,另结他欢。她对自己说:“如果与情爱无缘了还想得到爱,一定会碰到无数小小的不如意,龌龊的刺脑,把自尊心弄得千疮百孔。”最后他们离婚,她留言给胡兰成:“你到底是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至于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后来张爱玲移居美国,同一个比她大20多岁的作家一起生活到老。生活艰辛,才华枯竭。

这个“出名趁早”的一代才女失落于爱情,胡兰成真是该千刀万剐的了。

您可能还喜欢看

在冬天 做一道热情的东南亚炒饭

在冬天 做一道热情的东南亚炒饭

刘震云与女儿刘雨霖开聊!最时髦,不是外在是思想

刘震云与女儿刘雨霖开聊!最时髦,不是外在是思想

想见《你的名字》里的“梦幻蓝” 到这些地方去!

想见《你的名字》里的“梦幻蓝” 到这些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