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活|《旧情复燃》:台湾文坛最无争议的实力派女作家

2011.02.12

编辑:Cui chong

导读:《旧情复燃》所见多环绕城郊生活与人情滋长,于劲秋落叶与芳春柔条之悲喜外,更探问、质疑了文明社会的起落、因果,感觉敏锐而有情,为我们提示了新一代勇毅的女性写作。《旧情复燃》的简媜是《水问》的青春女儿来到秋霜几点的中年,文字虽淡了颜色,光彩犹可辨认。

书        名:《旧情复燃》
作        者: 简媜
定        价: 23.00元
出 版 社: 文化艺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年06月
作者简介:简媜 台湾大学中文系毕业,当代散文名家。著有《水问》《女儿红》《只缘身在此山中》《微晕的树林》等。她下笔一贯摇曳恣纵,言人之所不能言,自成风格,其血色旺盛过人,却始终维持着一种从容的学院气息。曾获吴鲁芹散文奖、台湾中国时报文学奖首奖等,是《台湾文学经典》最年轻的入选者,也是台湾文坛最无争议的实力派女作家。
内容简介:《旧情复燃》所见多环绕城郊生活与人情滋长,于劲秋落叶与芳春柔条之悲喜外,更探问、质疑了文明社会的起落、因果,感觉敏锐而有情,为我们提示了新一代勇毅的女性写作。《旧情复燃》的简媜是《水问》的青春女儿来到秋霜几点的中年,文字虽淡了颜色,光彩犹可辨认。
悦己抢先读:节选自《旧情复燃:一个编辑劳工的苦水经》
1
在一次非正式的口头调查中,十位从事编辑工作的人被问到:“你最想暗杀的人是谁?”有九位痛快回答:“作家(内含译者)!”只有一位慢吞吞说:“计算机排版行的打字小姐!”这个答案稍嫌勉强,她承认原本作家是她的第一人选,“那,干吗换呢?”她想了想,又慢吞吞回答:“都……都给你们杀光了嘛!

2
所谓“编辑”,是指以特殊技术将创作者的智慧产物变成可供印制、出版的一种工作(及人)。编辑主要依附在以文字为主的媒体上,如报纸、杂志、出版社;现在,有声书与即将蜂拥来袭的电子书为编辑的工作内容增添变量。套句俗话:愈来愈不好混了!
“编辑”又可分为“文字编辑”及“美术编辑”,一般简称“文编”与“美编”。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编辑”
专门指文字编辑;早期的编辑老爷们不仅学贯中西而且五艺俱备,有关版面、封面等美编技巧无不亲炙,只在完稿部分请个工读生割割贴贴了事,因此直呼之“美工”。美则美矣,“工”字令人不悦,当然,也奉天承运碰上咱们这社会开始注重“美术设计”的专业了,所以,干脆把“编辑”一剖为二,一半赏给文字,另一半赐予美术,两相平安。平安吗?这个嘛……难以启齿。
3
一个负责任、敬业乐群、可堪造就的编辑(指文字编辑,以下同)必须锻炼出一种本领:把编辑台当做一架电动削铅笔机,将自己视作一支有受虐倾向的铅笔。喀!喀!喀喀喀……咻咻咻!在每一个晴天,每一个窗外下着雨的晚上,因自己的生命终于找到施虐者,而流出感恩的薄泪。(是这样的吗?你摸着良心说,是这样吗?)好吧,说正经的。编辑跟加工区的劳工没什么不同,尤其是位于基层的编辑,他们所付出的心血,很少被读者(或使用者)一眼识出而单独地对他们表达感谢——如果有谢意,通常会指名交给作家、出版者。编辑是一群无声、无名的人,他们的一生像一块巨大冰岩,慢慢在燥热的编辑台上溶化。
4
约百分之八十的基层编辑是女性(所以,请允许我开始用“她们”来叙述),大多出身大专院校文学院及相关科系。一般印象里,文学院似乎擅长孵育作家,其实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文学院毕业生如果不转行、不深造、不教书直接倒入社会,在她们漫游般的觅职旅程里,很少不经过“编辑”(或类似编辑)这一关的。当然,她们必须重新学起,因为,学校课程没排这门实学致用的学问。编辑们,十个有九个半曾经在校园生涯里编过校刊、墙报,参加过作文比赛、书法比赛,在周记上抄录过卡夫卡或泰戈尔名言,给心仪的作家写过信、上过文艺营,逃课去听新书发表会、赶国际影展,写过文章、办过文艺周,给女友或当兵的男友写厚达十页的情书。她们在学生时代大多是校园风云人物,最起码也以多才多艺受到老师与父母的赞美。她们的字都写得整齐、漂亮,最重要的,对书有感情。然后大学毕业,踏入编辑这一行,差别只在报社、杂志社、出版社而已。她们什么也不懂,从基层做起。梦的时代结束了。多年以后,她们自堆满稿件的编辑台抬头,从抽屉拿出人工泪液仰首点两滴后,睁眼望向窗外,看见不远处停在屋顶电视天线上的一只麻雀跳跃几下,朝黄昏的天空飞去,才惊觉到,梦要走的时候,是不会跟任何人打招呼的。

您可能还喜欢看

张艺兴马苏《天天向上》现场体检大图

张艺兴马苏《天天向上》现场体检大图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还好这些电影里出现过他们身影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 还好这些电影里出现过他们身影

“你的名字”同款滤镜!让你一键置身于新海诚的漫画中

“你的名字”同款滤镜!让你一键置身于新海诚的漫画中